小乌龟的悼文

“他都快变成墨龟了!”玉成说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,历史上七月五日是世界上第一只“克隆羊”诞生的一天,我独在馨园外徘徊,遇见玉成,前来问我道,“社长可曾为小乌龟写了一点什么没有?”我说“没有”。他就正告我,“社长还是写一点罢;小乌龟生前就很爱听社长胡扯。”

这是我所知道,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。突如其来的死亡,和渐渐衰老的离去,让我更惧怕的是那慢性的折磨——变老。

玉成跟我说过,他希望他老了的时候,能看到它也老了。我不知道此刻玉成的想法,我也不敢表达我当的内心想法,因为我无法接受变老的事实。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并不是什么浪漫的事。

不问生,焉知死。活人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活着的...

好事难全

如果写日记还要写标题,那真的会很累。

一大早大太阳,好事;公司明年会搬到富华里,好事;公司今年会跟德国人工智能中心合作,好事;同事介绍了一个手法很好的技师,好事。

然而今天还没过完,我喜欢的女孩跟我说,我们不可能。

好心情夭折。

然后我一直在那几件好事可以带来的快乐:太阳好,心情肯定会好,衣服晒得干,还没意味;在富华里工作,可以看美女,喝下午茶,晚上还能去酒吧;跟德国公司合作,能跟国际接轨,还有机会出去深造,就算什么都没学到,也能定位一个朋友圈啊,再说,我很喜欢德国这个国家;手法娴熟的技师,对付我们这些白领是很奏效的,毕竟腰痛颈椎痛吃药治不了。

然而全无用。太阳好,很热;搬走,没了别...

与tango老师的见面会

设计师这个头衔,是我一直硬性冠予自己的。实质上的工作,我是一名美工。对!是的,一名高级美工,还没到达顶尖层面。在公司,我是自嘲自己是一名美工。当软,如果别人也这么称呼我,我也不介意,毕竟说的是事实。

设计师打开PS,是一张不满浅灰色的方格透明画布;美工打开PS,是一张白皙的画布。设计师从无到有,从有到丰富;美工直接略过“无”这步,直接从“有”到丰富。这个过程,其实在自己的工作中,我完全能体会得到。今天的见面会,tango老师也提及到这个问题,这个也是他为什么要离开国内的工业设计行业的一个原因,那就是根本没设计。

很多时候,国内都在追求着一个效率的问题,这个美工能很好解决。tango老师当年...

twenty-four like a dog?

因为我不怎么去计算农历,而家人只过农历的生日,所以我老忘了自己的生日。不过家里人会在我过生日前几天有些小动作,例如,你周四回家吧!或者,在我生日那天叫我花点钱,吃顿好的。加上我生日是过年的前夕,这样的一些举动,间接提醒我快到生日了。
父母将爱表现得很隐晦,不想老外一样,一个拥抱,一个kiss,或者更直接问你生日想干什么?要些什么?如果建立在幼儿时代,前面两个可能会奏效,拿到现在这个年龄给我一个kiss,估计他们会嫌这不正经。当然,我不是渴望那样,倘若我妈真给我来一个kiss,我真的会被吓到的。
总在想,我是不是能忍受生日无人知晓的孤独。我一直告诉自己,有些东西,我可以没有,但假如那样东西,人人都有...

元旦前夜,我打包没修完的图,准备回家。
我这辈子也从来没坐过公交,都是站着过的,今晚也不例外。元旦放假,人太多了,被挤得不行不行的,回到家便找朋友去放松一下,于是我打给阿勇,叫他去喝一杯咖啡。
接到电话的阿勇用惊讶的语气说,洲,你变了。我说,不可能,怎么会呢?我打从内心拷问过自己,我还是喜欢女人。
他说,以前节假日你找我,肯定是去洗脚,现在咋这么有小资情调,去30多一杯的咖啡呢?
这一发问,我觉得,阿勇说得貌似挺有道理的。我想,这个也是我最不愿意发生的,我不想自己有太多改变。
还没愣过神,阿勇又问了,发年终奖了吧!崛起摆脱负二代头衔,肯定拿了不少。
我说没有,不多。本来是觉得超过了自己的预期了,但仔细想了...

所谓日记?!

看到网上的一句话,是季羡林先生写的,“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,我只希望,能多日几个女人,和个地方的女人接触。”,为了辨认真伪,我决定去看他的《清华园日记》。

原来还有写日记的习惯,说实话,也坚持不了多久。与其说坚持,还不如说不勉强,日记的东西,是写给给自己的,牵强去坚持,实在是累。记得读小学的时候,写日记居然可以当成是作业,在老师都还没灌输日记的概念时,傻乎乎地往上写东西,等待第二天发下来,上面留下“已阅”的红笔签字,现在想起,确乎怪异。

还是那样,没有心思往下看完这本书,看了前面的自序,是季羡林先生出这本书的原因,说是想分享一下最真实的自己,于是把自己的日记出版成书。我在想,万一我也以后也成...

一个人的大学-10

写个完结篇吧。
大四到现在,微信的朋友剧增小学、初中同学的重逢,儿时伙伴的涌现,大学的朋友圈也一环接一环地扩展,看似不带目的地交友,其实内心早就抱着他日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地心态。你不加别人,别人也会加你。
偶遇小学同学,也是刚毕业,在银行工作,原以为他不可能转正,结果那他说下个月就可以转正,这迫使我又匆匆忙忙加他微信;初中同学,结婚生儿多得是,谁谁谁开宝马,卧虎藏龙级别的也纷纷露头,其实都不意外,因为初中就能看出哪些人会干些什么。高中联系算是密切,跟自己同级别的,目前就我的工作待遇比较好,富的依然风光,贫的一如既往。还有在其他地方认识的人,虽然只有几句话,但也能扯上“朋友”关系了。
突然想起几天前加...

一个人的大学-9

终究,还是要到达尾声。

收拾寝室,发现有好多以前的东西,我觉得,这些小物件才是我的在校证明。从抗拒上大学,到被大学上了才发现舒爽。因为很多见到我的人,都说我变了很多。原来我是想不改变自己,知道最后一刻,原来我是改变得最多的人,四年来,真的没白过。

要细数遗憾,真不少,都是可以忽略的遗憾。例如,没有天天去踢足球,没有加入社团,宿舍没选到女生宿舍对面,没有校园恋爱,没有拿到奖学金,没有好好学习专业知识,没有跟所有人合照一张照片。当然,这些都没硬性规定说是一定要完成的成就,既然自己都能释怀,那就不能当做是遗憾了,所以,我的大学,很完整。就如酒至微醺,花赏半开,有遗憾,才完整。

记得刚来,校园之...

一个人的大学-8

总觉得记录自己大学生活的博文太少,原因很多,思维太乱,感情太杂,语言太多,时间太少。而时间这个东西,说是挤出来的,但我是放弃了挤的功夫了,归根到底,太懒。

大学已经晚期了,是否就标志着青春也到了晚期?

我经常给问自己很多问题,也认真思考过很多问题的答案,而大多数时候,  还没去思考,答案就已经不了了之。

最近心血来潮,买了一只小狗,而且当时是完全没有顾及到未来,但有一点可以意识到的是,我要对这只小狗负责。小狗异常可爱,对他的喜欢简直无法自拔,母亲也喜欢狗,可是她想到更多的是现实中的问题,例如,家不够大,狗狗会要坏家里的东西等。可是,我就是喜欢狗。

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...

一个人的大学-7

刚好完成了毕业设计,发给老师看了,还有问题,心想,就这样吧!反正大学都儿戏了那么久,不在乎这一次。也想试试在这么亢奋的情绪下谢谢东西,尝试一下,看看自己的文笔还在不在。
东北之旅,真让人涨不少知识,那时正在游玩,突然一个电话介入,把我接下来的计划全部打乱。与其说是坏事,也不至于,还不如说是一次改写吧。在无印良品的工作,让我结识不少人,这是我第一次在这种服务行业工作。面对各种各样的人物,有让人笑话的,有让人鄙视的,接触多了,慢慢便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了。
可能是时间可以自由安排的关系,我还是喜欢在无印良品那工作,要不是那个电话,我可能还在muji兼职,混着所剩无几的大学时光。现在在的公司,前景不错,有...

© LeungKinChou | Powered by LOFTER